裴宴无知无觉,他低着头,认真地画着画。

    洁白如玉的面庞,完美的侧面线条,静谧的表情,如同雕刻,让他有种别样的英俊。

    郁棠在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

    她不喜欢大堂兄说起裴宴时的口气,好像裴宴是个傻瓜似的。

    裴宴可是比大多数的人都要聪明的……念头闪过,郁棠坐直了身体。

    他应该也知道吧?

    指点他们家铺子的生意,若是赢利,自然大家都好;若是亏损了,他是要负责的。

    他是觉得郁家不过是蝇头小利,是亏是赢都无所谓呢?还是觉得就算是要他负责任,他也要帮他们家一把呢?

    郁棠痴痴地望着裴宴的侧颜,心里乱成了一团麻。

    好在是裴宴画画的速度很快。。不过两盏茶的功夫,他那边就画好了。

    裴宴拿着一叠书稿从大书案后面站了起来,一面朝兄妹俩走过来一面道:“你们看看!我只画了个三寸见方的小图,但大致上就是这么一个图样了。”

    郁棠后知后觉地坐在那里等着裴宴走过来。

    郁远已“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上前两步迎了过去,伸出双手去捧裴宴手中的画样,嘴里不停地道着“有劳三老爷了,您辛苦了”之类的话。

    郁棠看着脸色一红。 。这才惊觉自己是不是对裴宴太怠慢了。

    她忙跟着站了起来。

    裴宴却看了郁棠一眼。

    郁棠眨了眨眼睛。

    裴宴这是什么意思?就算她对他不敬,补救一下总比无动于衷好吧?

    她茫然地望着裴宴。

    裴宴垂了眼帘,好不容易才忍着没笑。

    平时看着挺机敏的一小姑娘,怎么家里的依靠一到,她就完全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了。

    不过,这样的郁小姐也挺有意思。

    像个好不容易收起了爪子的小兽,结果发现爪子收得不是时候,只好又强装镇定地重新穿上盔甲,却让人无意间窥视到她的柔软内里。

    不知道她在家里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懒散?

    裴宴决定不理会郁棠。吱吱让她自己忐忑不安地去胡乱猜测去。

    “我画了两幅画。”他坐在郁棠兄妹俩旁边的禅椅上,淡淡地道,“一幅是莲花图,一幅是梅花图。莲花图一整幅画的都是莲花,梅花图则画了两只喜鹊。”说到这里,他眉头微蹙,道,“你们家的师傅雕花鸟如何?不会雕花鸟的手艺也一般吧?”

    雕刻花鸟是郁家的传统手艺,可在裴宴的面前,郁远就不敢把话说满了。

    “还好,还好。”他连声道,“要不,我这就让人去铺子里拿个雕花鸟的匣子过来您看看?”

    裴家和郁家虽然都在临安城,可一个东一个西的,往返也要半个时辰,而且这眼瞅着时候不早了,还是别这么麻烦了吧?

    郁棠想着,谁知道裴宴却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对郁远道:“那你就让人拿一个过来吧!”…。

    郁远一听,立刻吩咐跟他随行的三木去铺子里拿匣子,还叮嘱他:“拿雕工最好的匣子。”

    三木飞奔而去。

    郁棠看着裴宴。

    裴宴就挑了挑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不是我信不过你们家的雕工,有些事,得亲眼见过才知道。”

    还找借口!

    分明就是信不过他们家的雕工!

    郁棠正想反驳他几句,谁知道还没有等她开口,郁远已道:“那是,那是。三老爷见多识广,能指点我们,我们家已经感激不尽了。不了解我们家的手艺,就不好指点我们卖什么东西好,这个道理我懂的。”

    她大堂兄也太恭谦了吧?

    郁棠瞪了郁远一眼。

    郁远当没有看见。

    他觉得郁棠虽然比一般的女子有主意。。有担当,可到底在内宅呆的时间长,不知道裴家的厉害。

    他这算什么?

    不过是在裴宴面前说两句好话罢了,别人想说好话还没地方可说呢!

    他继续道:“您看我要不要把家里的画样也全都整理一份给您送过来?”

    裴宴看着郁棠生气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心情愉快,道:“也行。你什么时候能整理出来。”

    郁远立马道:“很快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