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了现在我们在外面了?”天驹出来后见欧克琼仍然闭着眼睛不由的笑道。

    “啊?”欧克琼立刻睁开了眼睛刚才她根本没有现有什么动静还以为仍然在天府中呢。

    “咦这是什么地方你怎么带我来这里?”不过当她一看周围的环境顿时疑惑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这地方是哪里我们逃命就逃到这里当时你昏迷不醒所以就待在这里没动。”天驹解释道。

    “那刚才那个房间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子就换了一个环境?”这样大的反差让欧克琼一下子难以接受如果说是用瞬移那她也应该有感应才对可是这么一会根本没有什么动静变化却是那么大。

    “刚才那是我的一个法宝这里才是我们到来的地方不过这地方我没来过也不知道是哪里?”天驹面对欧克琼的问题不得不做出解答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恐怕他是不会说的不过面对现在的欧克琼天驹竟然从心中升起了不忍心欺骗的感觉?

    “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难道老子喜欢上这小妞了?”天驹感觉到了不妙。

    “你竟然有这样神奇的法宝难怪会被人追杀我看当时追杀你的人至少也是一个仙人吧不然的话也不可能随意的就毁了传送阵甚至将传送中的我们打出传送阵的保护。”欧克琼奇怪的看着天驹因为当年天驹刚离开天元星路过天冥星的时候她就见过天驹那时候的天驹可是菜鸟一个没想到现在这菜鸟都有这么神奇的法宝了。

    能装活人的空间法宝欧克琼可是连听都没听过不过她听到这样的消息竟然没有丝毫的夺宝之心这就奇怪了。

    “不错不过追杀我的人可不是什么仙人而是一个真仙如果是仙人的话我才不会那么狼狈呢。”天驹现在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了感情是自己在传送的时候被人打爆了传送阵然后流落进了空间乱流中如果不是欧克琼的实力不弱能护住两个人的话那现在自己恐怕早就粉身碎骨了。

    “真仙?天你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竟然劳烦仙界的人下界追杀你看来得跟你拉开点距离才好。”欧克琼大吃了一惊原本以为是个仙人这仙人修真界虽然少见可是欧克琼还是知道那些大门派仍然是有的可是这真仙就没听说过了。

    “哈哈他们可不是从仙界特地下来追杀我的他们是八大门派的下派真仙因为我不小心得罪了他们结果就这样咯。”天驹自然不会把所有的事情说出来不过他说的确也不全是假话。

    “算了你怎么得罪他们是你的事情现在离开这鬼地方才是正经只是这地方好像有点诡异我以前也没来过。”欧克琼也不追着问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短时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个诡异法?”天驹望了一下四周却没现有什么不妥。

    “这地方太安静了你没现这周围都有树木可是却一点声息也没有而且也没有空气的流动更不要说动物了。”欧克琼指着四周说道。

    给她这么一指天驹顿时也现了这周围的诡异果然这么大的一块地方竟然连一点其他的声音也没有而且明明周围都有植物却没有任何的气流流动。

    “不错你有没现这地方竟然不能使用灵识好像这空间有古怪。”天驹刚想用灵识探查一下忽然现自己的灵识竟然无法透出体外三米的距离这种情况可是以前没有遇到过。

    “不能使用灵识?”欧克琼忽然脸色大变也尝试着用灵识探查周围不过她这一试之后却是面如死灰。

    “咦怎么了难道你知道这地方是哪里了?”天驹现欧克琼的脸色有异便问道。

    “这次真的给你害惨了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地方应该就是修真界七大险地之一的――死海。”欧克琼顿的说道。

    “啥死海?靠我还波罗的海呢死海不是一片海域么这里我可是一滴水也没看到。”天驹不信的问道这死海他知道是修真界的一大险地不过具体的资料他确实没专门去查过所以一直以为死海恐怕就是一片海域。

    “说你无知好呢还是说你纯粹就是个白痴呢谁告诉你死海就是一片海域了这里的情节跟别人描述的死海很相似。”欧克琼没想到天驹竟然有这样的想法死海就是一片海真没想到修真界还有这么没常识的人。

    “靠谁规定死海就不能是海了谁规定是人都要知道死海不是一片海了我就是不知道不过话说回来这死海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天驹知道自己被鄙视了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东西要知道死海可是号称修真界七大险地之一俗称修真者禁地如果现在真是这里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哼真不知道你这人是怎么修炼的修为那么高却连这些常识都不知道死海传说中就是像眼前这样里面一片沉寂没有什么活物而且在里面灵识会被极度的压制像我们能离体两三米已经很了不起了普通的修真者的话恐怕连离体都做不到至于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危险我就不清楚不过传说中进入这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